亚麻GHC门票被要求充公事件(抛砖引玉)

分享一件刚刚在亚麻发生的,某大组经理发邮件分配一些员工把自己抢到的GHC门票让出来,分给别的大组的事件。虽然收到邮件的时候心里有强烈的不满和愤怒,现在可能快平息了。希望能以尽量理性和客观的视角来叙述和分析这件事情,把判断和评论的权利留给各位。

利益相关:我是该大组下的一个女性SDE 1,第一次想参加GHC,上周自己抢的门票。

首先大家应该都知道GHC是什么,最近论坛里有好多关于GHC的帖子,不知道的朋友请自行搜索了解一下。亚麻作为GHC的sponsor之一,有少量提前分配的指定票,但大部分亚麻员工还是需要自己抢票,再找公司报销一切费用。GHC今年的票一如既往的难抢,很多人在求票,亚麻内部同样是一票难求。

亚麻对GHC的门票报销政策是这样的:首先要征得直属上级经理的同意,然后可以在官网上抢票,亚麻会报销大部分的费用,每个人最多3k刀左右。在几个月前的大组All Hands上,有人分享了在去年GHC经历,大组经理也鼓励大家去参加今年的GHC。我的直属上级经理也同意我去,说亚麻会报销,相信组里其他抢到票的人也是这么跟经理确认过的。

就在今天晚上,大组经理给整个大组发了一封邮件,包括整组25个买到了GHC门票的人。买票以后GHC会通知亚麻,你们公司里有谁买到了票,所以大组经理才有这份名单。邮件里很多修饰用的赞美,致歉之词我就省略了,留了关键信息,简略翻译如下:

“感谢大家对GHC的热情,很多人抢到了票,但是我们大组抢到票的人太多了,所以需要把一些票分给别的大组的人。我决定报销10张票,把剩下的15张票分给别的组,10个名额会根据tenure和location(组内一些人不在美国)决定是谁。如果你的票被要求分给别的组,明年我们会优先让你去GHC。等下我就会给每个人发邮件说明你有没有被选中,谢谢没被选中的人让票。”

我看到邮件当下的反应,除了震惊,愤怒,就是好笑。直到现在他也没发所说的另一封邮件,在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被选中之前,我还能站在最后一道无知之幕前,分享一些仅仅是对这封邮件的看法:
• 我在亚麻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抢到的门票还要必须让出去的事情。所谓的大组之间门票数量的平衡性,任何内部网站上都没有提到过,这难道是亚麻的一条潜规则吗?还是刚来我们大组三个月的大组经理自己做的决定?
• 这其中可能有预算上的考虑,大组经理没想到组里有那么多人去,超了预算。10个人是3w刀的预算,25个人是7.5w刀的预算。但大组里大概共有200人不到,对于这么大的一个组来说,3w和7.5w之间的差别有多大?就算超了预算,为什么都没有写自费(或少报销一点)去参加的选项,而只有转让票的选项?
• 这件事背后的逻辑是,因为我们组对GHC的关注度高,抢票能力强,所以我们辛辛苦苦为自己抢的票就要让给别人?没有预料到抢到票的人多,是上层决策和判断的失误,让抢票的人误以为自己都能公费去参加才会抢票,所以补救措施就是强制让大家让票?
• 不管去的人是我们大组的,还是别的大组的,都属于亚麻员工。从GHC带回来的经历和感受分享,都可以写下来给全公司的人看。抢票的过程也是公平的,为什么运气不好没抢到票的人只是因为在另一个大组,就可能突然被分配到别人抢到了但不是自愿转让的票?让票的人花费了更多抢票、订酒店、订机票的精力,也许经济上的损失都可以弥补,不去GHC对职业生涯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么不开心?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突然被强制取消了,精神上的冲击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
• 这25个买门票的人里,12男13女,其中包括4个男性经理,和一个男性intern。所谓选10个的标准究竟是什么?有人觉得既然是GHC,应该女性优先,然而地里另一个帖子正在为这件事打得水深火热,很多人觉得男性凭什么不能参加?tenure长的一些人如果去过GHC了,今年还是让TA们优先?在经理和SDE之间,就纯粹比谁的工作时间长,还是比SDE难招得多、重要得多的经理优先去,还是劝经理把机会留给年轻人?不在美国的人机票钱更贵,是不是就轮不到了?这中间有多少可以黑箱操作的空间?考虑过随机抽选吗?
• 说是说不能去的人明年会优先去,谁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谁能担保你明年还是这个大组的经理?就算是,这个承诺不会被忘掉吗?明年的申请人数如果又超了,又有谁还是不能去怎么办?这真的不是一个随便画的大饼吗?
• 我不知道大组经理是怎么下的这个决定,可能有来自财政部门或者上级部门的压力,但这样马后炮的决定他不觉得会引起公愤吗?虽然他可能有苦衷,但对本来能去的人来说,我不觉得有人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决定,邮件的辞藻写得再华丽也改变不了这件事的本质。要取消已经订好的酒店和机票,或者转让给别人,如果要交手续费谁来买单?提都没提。

如果要继续在这个组呆着,我估计看到邮件的很多人有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除非是级别较高的人,有不满也许可以委婉地表达出来。我作为一个底层的SDE 1,悲观且现实地认为我不可能改变大组经理的决定,所以连给他发邮件也不想发。

看见这个帖子的人,可能有很多对GHC不感兴趣,觉得这就是件小事,但我还是想写出来,想让自己好受一点。对于公司的某些政策,上级部门的决定,要么忍受不了离开,要么想办法劝自己接受,直到习惯得麻木了的那一天为止,直到升到了够高的级别,得到了足够的权力为止。

凡是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请大家不要问更多的个人信息,比如是亚麻的什么组,哪个大组经理之类的,这不重要,可能别的组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如果有收到同样邮件的人看到了这个帖子,也请保密一下隐私信息,谢谢。这个号是朋友的,并不是朋友即为本人的情况。

如果有人感兴趣,有后续的话我会在帖子里跟进的。关于我最后能不能去,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总有人不能去,总有人会想说出我已经说出的这些话。

希望其他抢到了票,或是好运突然降临被分配到票的朋友,珍惜这个机会,不管是多参加一些讲座和活动,还是多投一些简历,能去就是很幸运的了。

关键去了不干活,还得倒贴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