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新工作签证审批报告出炉:通过率史低、RFE率史高 、审理时间翻倍

过去两年半里,长期从事美国移民事务的专业律师、工作人员的切身体会包括: 案子越来越难做、申请包裹越做越厚、等待时间越来越长、要求补充材料RFE以及拒签率越来越高…

虽然美国移民局对这一切变化了然于胸,但他们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嘴上强辩“我们已经尽力了”,但实际上不管他们做出了多少所谓的“努力”,实际情况却在一路恶化。

上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一次监察听证会,会上严肃讨论了移民局大范围积压拖延背后的政策问题、这种拖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并要求移民局对此给出解释。

图片来源于美联社,版权属于原作者

工作签证:通过率史低、RFE/拒批率史高

移民局刚刚公布了最新 工作签证I-129 表格处理数据,大家最担心的RFE率以及拒批率总体情况还是很不乐观。

数据来源于移民局报告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

财年第三季度(4月-6月),正好赶上当年抽签类H-1B开始进入高峰阶段,这段时间的H-1B的处理数据就显得尤为关键。

从报告中来看,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批准率90.9%,比起第二季度的83.7%和第一季度的75.4%都有所提高。

但与往年同期相比,可以看到川普上台之前的2015、2016财年第三季度的批准率都高达97.8%和96.3%。而川普任期开始后的2017财年第三季度,H-1B批准率下跌为94.2%,而到了2018财年的第三季度,批准率更是跌到89.1%,与之相比,2019第三季度的批准率(90.9%)有稍稍提升。

第三季度的RFE率在第二季度的基础上继续下跌至26.7%。截止目前为止,2019财年前三季度的RFE率为39.6%, 几乎是川普上任前的两倍。

除了H-1B, L-1和O-1的情况也只能用“惨淡”二字来形容

L-1的批准率从2016财年85%的顶峰,一路下滑到现在的72%;RFE率从2016财年的32.1%上升到现在的53.7%,这意味着两个L-1申请人中就一定会有一人遭遇RFE;即使提交了RFE之后的结果也并不乐观,也只有50.7%的申请人能最后拿到获准通知。

O-1与L-1的趋势几乎完全一致,批准率从2016财年的92.9%一路下滑到现在的90.9%,RFE率在2017财年还只有22%现在已经提升到26.8%,而RFE之后的通过率也达到史低66.8%。

五年翻三倍,到底有多慢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移民事务主席Zoe Lofgren担任了这场听证会的主要问责人,强调了国会对于移民局过低的工作效率的担忧。全美移民律师协会AILA的主席Marketa Lindt也同样在听证会上发言,从法律从业者角度进一步强调了移民局的低效率对美国政府、经济以及民生的影响。

虽然美国国会最初在创立移民局时,宗旨是打造一个“服务型机构”,但这几年移民局“钱我照收,事我看着办”的办事画风显然与这一宗旨南辕北辙。不仅是苦苦等待的申请者,就连众议院移民部主席,移民律师界大佬们都在问:移民局,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慢?

全美移民律师协会AILA的数据报告就显示:2018财年的平均申请处理时间相较于2016财年来说大幅增长了46%,而相较于2014财年来说增幅更是高达91%。这意味着平均来说, 同一份移民局申请,现在办要比5年前办多花上几乎一倍的时间

但至少比较一视同仁的是,这种延迟并不针对某一种类型的签证,在过去的2018财年中,几乎94%的申请类型都受到了大幅延迟,甚至有一些申请类别的处理时间是过去耗时的三倍。

比如留学生OPT工卡申请拖延问题,移民局规定国际学生最早可以在毕业前的90天开始申请OPT,一般移民局原本处理OPT工卡的时间为三个月左右,但今年移民局处理OPT工卡的效率明显比往年降低了很多,申请处理时间已经从原本的三个月上升到五到六个月。

图片来源于AILA,版权属于原作者

与此同时,在2018财年中, 移民局整体积压的案子数超过了569万件 ,这个数字比起2014财年来说直线增长了69%。越慢越积压,越积压越慢,移民局的办事效率就像鬼打墙一样,只能让申请人干着急。

钱多了,申请少了,时间都去哪了?

面对长期以来外界的质疑,

移民局也给自己找过一些理由…

在今年5月份,移民局就曾表示说: 速度慢是因为申请太多了 。但根据移民局自己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财年全部收到的申请数相较于2017财年来说下降了13%,这意味着整整少收了超过100万份的申请。但这少交的一百多万份申请,连一秒钟都没有给申请加快一点,反而给移民局带来的是增长19%的审批耗时。

第二个移民局爱用理由是:

钱少,人手不够。

是啊,人不够也没办法啊,但是财政数据明明显示,从2014财年到2018财年间,移民局的预算明明增加了超过30%,光去年一个财政年,预算就增加了6%。

那么现在账面上看是预算也很充足,申请数量又大幅减少,那请问贵机构究竟在慢个什么劲呢?AILA认为: 原因在移民局内部的一系列低效率的工作方针。

首先低效率第一点就是: 所有职业移民绿卡申请人和部分家庭团聚救济移民申请人都要面谈了。

以前,此类型移民申请并不强制要求所有人都面谈,只有移民官觉得有问题时,例如申请内容有欺诈嫌疑,才做面谈要求。但是自川普上台后的2017年10月份开始,移民局就要求所有此类申请人都要去当地的移民办公室面谈。在今年4月,就连移民局自己也对外承认这一规定确实导致了大量的案件积压。

除此之外,由于2017年底移民局工作准则上的变动,现在很多内容本身没有任何改动且已经被审批过了的老申请需要重审。新申请明明来不及,又要回去翻老案子,除非移民官长出三头六臂,不然怎么快的起来?

第三点是: 大量无意义的RFE。

从现在这比起前几年几乎疯狂的RFE率就知道,每天移民局有多少员工在反复处理,审批—RFE—审批,同一拨案子。ALIA根据处理相关案件的经验,分析表示,通常这些RFE都是在向申请人要一些无关紧要或者是干脆已经提交过(但也许移民官自己漏看)了的信息,或者就是在吹毛求疵抠一些移民局内部制定了但根本没好好通知外界的法律管理上的小小小细节。

就连众议院的Lofgren主席自己都在听证会上吐槽说,她在跟一个企业家聊天时,对方说移民局要求他们公司提供证明,证明他们的一位PhD雇员所学的专业知识和职位要求是符合的。这位企业家问了一个千千万万的人都想问的问题:“到底是你们移民局了解他的专业技能,还是我们这样花钱雇他的人了解?”

图片来源于AILA,版权属于原作者

申请人在等,美国公司也在等

在这场申请拉锯战中,绝对不只是申请人“一个人在受折磨”。Lofgren主席就在听证会上抨击说: 移民局效率低下,对于全美国经济、民生、科技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由于申请等待时间实在太久,许多雇员无法按时拿到身份开工,这对于美国企业有效运转非常不利,长此以往不仅使美国企业失去在世界上的竞争力,也会造成其他美国雇员的损失。

Lofgren主席就在听证会中提到说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公司到美国来“抢人头”,因而 眼下多伦多的科技经济已经发展的比硅谷还快了

除了公司, 美国的高校教育也将遭受重创 。遥遥无期的工签等待以及移民申请,会很大程度上削弱美国高校的国际吸引力。既然世界上好学校多得是,那学生又何不去一个宽松移民政策的国家呢。

相较于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来说,移民更爱做生意,更能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移民论坛组织在2016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在美移民做生意的概率是美国人的两倍。而且美国51%的初创公司都由移民创建,这些初创公司平均每个会提供760个就业机会。而移民局如果持续这样拖延移民申请,那么这些移民无疑会谋求其他的出路。

床铺上台之后,这已经是既定的、无法改变事实了,为啥你还没清醒的认识?

现在留学生都往英国跑,欧洲跑,澳洲跑,都不来美国

H1B通过率史低、RFE率史高 、审理时间翻倍。。。

留学生不用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