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终于成立工会

由于和公司高层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当地时间 1 月 4 日,谷歌员工宣布正式成立 Alphabet 工会,由两名员工 Parul Koul 和 Chewy Shaw 担任主席,他们分别是 Alphabet 工人工会理事会的执行主席和副主席。截至 1 月 7 日,已有超过 400 人签字加入工会。

Koul 和 Shaw 表示,工会将向所有 Alphabet 员工开放,包括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Alphabet 旗下拥有多家子公司,包括 Google,YouTube 和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在全球共拥有 130,000 多名员工。

226 名谷歌员工成立联盟

本周一《纽约时报》率先发表了 谷歌员工成立工会 的消息,由两名员工 Parul Koul 和 Chewy Shaw 担任主席,他们分别是 Alphabet 工人工会理事会的执行主席和副主席。

Koul 和 Shaw 表示,目前已有 226 名员工加入了工会,并且工会将向所有 Alphabet 员工开放,包括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据悉,Alphabet 拥有多家子公司,包括 Google,YouTube 和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在全球共拥有 130,000 多名员工。

image 工会 logo

在 谷歌工会的官网 上,我们看到他们这样描述自己的使命:

我们的工会致力于保护 Alphabet 员工,全球社会以及全世界。我们认识到,作为 Alphabet 员工——不论是全职员工、临时员工、供应商还是承包商——我们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彼此的团结,以及我们集体行动的能力,以确保我们的工作是公平的,Alphabet 的行为是合乎道德的。

我们将用我们回收的力量来控制我们的工作和使用方式。我们将确保我们的工作条件是包容和公平的。这里没有骚扰、偏见、歧视或报复的容身之地。我们会优先考虑边缘化和弱势群体的需求和关切,员工对企业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声音的多样性使我们更强大。

我们将确保 Alphabet 的行为符合伦理道德,并符合社会和环境的最佳利益。我们要对我们带给世界的技术负责,并认识到它的影响远远超出 Alphabet 本身。我们将与那些受我们技术影响的人合作,确保它服务于公众利益。

此外,工会还提出了 7 条价值观

  1. 所有 Alphabet 的员工都应该有发言权:全职员工、临时工、承包商和供应商。我们互相关心和支持,努力在工会成员之间进行公开和持续的对话。
  2. 社会和经济公正对于取得公正的结果至关重要。我们会优先考虑最坏的情况。中立对受害者没有帮助。
  3. 无论年龄、种姓、阶级、原籍国、残疾、性别、种族、宗教或性取向如何,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个友好的环境,免受骚扰、偏见、歧视和报复。
  4. 我们工作的所有方面都应该是透明的,包括拒绝从事不符合我们价值观项目的自由。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工作的影响,无论是对员工、社会,还是世界。
  5. 我们的决定是通过民主方式做出的,不仅通过选举制定议程的领导人,而且会积极和持续地倾听员工的重要想法。
  6. 我们把社会和环境放在首位,而不是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利润最大化。我们不做坏事也能赚钱。
  7. 我们与世界各地的员工和倡导者站在一起,他们正在为工作更加公正而斗争,并要求科技行业拒绝维护压迫性的基础设施。

谷歌工会官网:https://alphabetworkersunion.org/

谷歌员工与公司的多年斗争

近年来,谷歌员工与高管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

2018 年 5 月,谷歌员工写信给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要求他终止 谷歌与五角大楼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据了解,当时谷歌正在计划与五角大楼进行人工智能军事项目的研究,该项目将利用人工智能解读视频图像,据当时的报导称:谷歌的 AI 技术有可能被用于提高无人机打击的准确度。此事直接导致近 4000 名谷歌员工联名抗议,强烈反对将 AI 技术用于军事研究。

2018 年 11 月,谷歌再次爆发 全球员工大罢工,抗议该公司处理“安卓之父”Andy Rubin 性骚扰事件的方式。据了解,当年“安卓之父”因性骚扰辞职后,谷歌为其支付了 9000 万美元遣散费。

抗议活动在 2019 年 仍然时有发生,6 月 18 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桑尼维尔举行的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股东大会会场外,员工们高举大字标语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原因仍然是公司对于普通员工的区别对待。

而就在最近,谷歌员工撰写了一份请愿书,以支持已离职的 AI 研究人员 Timnnit Gebru,Timnit Gebru 本人在推特上表示,她因研究论文纠纷被解雇,而此次事件的矛头直指谷歌 AI 掌门人 Jeff Dean。

随着工会的建立,谷歌的员工多了一条维权途径,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对此也表达了一些看法。在向媒体发表的一份声明中,Alphabet 的人事部门主管 Kara Silverstein 说,公司支持工人的劳工权利,但她没有直接回应该组织的任何投诉。

“我们一直在努力,为我们的员工创造一个支持性和回报性的工作场所。当然,我们支持保护员工的劳动权利。但一如既往的是,我们将继续与所有员工直接接触。”Silverstein 在声明中如是说。

员工正当权益受侵犯时,谁来保护?

去年,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 GitHub 上发布: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

这个网站由中国的程序员们自发创建,意为“工作 996,生病 ICU”。创建网站的动力来源于中国程序员对大部分互联网企业中普遍默认实行的 996 工作制的抗议,早 9 点上班,晚 9 点下班,一周工作 6 天的制度,在 996 工作制下,程序员们周工作时间为最低 72 小时,这严重超过了中国大陆法律规定的 48 小时周工作时长的规定,程序员的私人时间被严重占用。

然而,虽然法律白纸黑字写在那,但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根本没有践行法律,有些公司甚至公然鼓励 996 工作制。在大环境下,程序员只能被迫接受这一行业“潜规则”。所以,当有些程序员表现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甚至提倡应该工作更长时间时,换来的不是对于他们勤奋的赞赏,反而可能是同事们的鄙夷和嫌弃,因为他们拉高了企业对他们的期待。

996.ICU 网站对一些公然鼓励 996 工作制的公司做了点名批评,希望能对程序员的现状有所改变。

可是,发布一年多以来,互联网”996“的情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愈演愈烈,这样的”福报模式“被越来越多企业竞相模仿。或许有人觉得,”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但是当真的有人因为加班让身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这样的观点真的还值得追捧吗?

就在这两天,某互联网公司一名年仅 23 岁的员工加班至深夜不幸猝死,引发了全社会对于非正常加班的热烈讨论;2020 年 12 月,一名 27 岁员工在某公司年终誓师大会期间猝死,家属称 " 死者生前长期加班,4 年来很少休息,法医说他过度疲劳 "…

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离去,人们也因为这样的事情一再痛心不已,可是讨论再热烈,批评的声音再多,似乎也撼动不了整个行业的重量。就在前段时间,几家知名的互联网大厂都宣布进入全员”大小周“模式,一时间也引来了不少批评,可是风头过去之后,一切仍然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公司要发展、要前进,离不开员工们的努力奋斗,或许任何一家公司、任何一个岗位离开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因为总有后来人接替这份工作,可这就能够成为企业默许、鼓励”996“甚至”007“模式的理由吗?

除了非正常加班,性骚扰、性侵犯、性别歧视、年龄歧视等等问题也时有发生,当员工的正当权益受到侵犯与践踏时,又该如何寻求帮助与保护?

参考链接:

谷歌就是前卫
亚麻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