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量子波动速读(突然想去骗钱了)

众所周知,有一个成语叫做不自量力,大概意思是不要自学量子力学。

不过,现在机会来了,你只需花上几万块钱就能零距离接触这物理学上的最高智慧,并直接获益于其最新实践成果——量子波动阅读。

近日,一则魔性的阅读视频火遍全网,视频中小朋友们正襟危坐,手中书本仿佛烫手一般被翻得上下翻飞,仿佛在进行一种神秘的仪式。

image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这其实是相关机构在宣传他们的“量子波动速读”的教学成果,机构宣称,学会“量子波动速读”的孩子,只要翻书1至5分钟,就可以看完10万字的书,并且还可以把整本书的内容复述出来。并且,翻书翻得越快,你和宇宙的距离就越近,阅读效果也就越好。

整体看下来,掌握了这种阅读方法,除了翻书时风太大容易着凉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坏处。

眼下,这样的培训机构已在全国各地开花,光是在成都,就有不下十家。于是,我们得以有幸看到这百年不遇的清奇画风——
image

上面还都只是初学者而已,真正高端的量子波动学家读书都是蒙着眼睛读的,你问他们蒙着眼是怎么看书的?大概是通过翻书的气流,然后用脸,感受风……感受风……
image

相信看到这,你可能已经和这位负责量子阅读课程销售的老师一样笑出猪声——

image

先别忙着笑,其实,通过翻书达到快速阅读的做法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其专业背书的。我们的周围充斥着生物电流,在人类进行不同行为时,所产生的生物电流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而在翻书过程中,这些电流会通过纸张不断释放到外界,而纸张上的不同印刷、字体影响着电流的强弱和频率,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大脑脑电可以通过后天训练识别这些生物电流并与之发生作用,理论上的确可以通过快速翻书的方式达到速读的目的。

当然,上述是我瞎编的。

想弄明白所谓的量子波动阅读有没有一丢丢的合理性,首先,我们要先弄明白啥是量子。

量子是一个物理学概念,一个物理量如果存在最小的不可分割的基本单位,则这个物理量是量子化的,并把最小单位称为量子。

也就是说,量子无处不在,离我们很近。

但是,在量子的世界中却遵循着和宏观世界全然不同的逻辑。我们大概都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之后,在某个时间,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同时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那么,如果我们不揭开盒子,只能认定猫或者死,或者活,也就是说,猫处于一种活与死的叠加态。

这便是量子理论的核心:量子理论认为,物质存在一个中间态,就像猫既不死也不活,这种不确定性就是量子最明显的特征。

image

从这方面讲,量子又离我们很远。虽然量子力学如今已应用于医学、航天等诸多领域,但有关量子的认知依旧存在着大片空白。而且提及量子必须处于微观世界的语境中,不是随便翻翻书页就能触及的。

所以,日常生活中如果有谁和你说他自行研发的这技术是量子的,还波动了,基本可以判定他在扯淡。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谁能想到,这句本来只适用于科幻小说编不下去的话,竟能如此生动地运用在现实生活中。在网上搜素“量子”,除了大篇幅的“量子波动速读”相关报道外,你甚至还能搜到“量子接骨”这种穿越而来的黑科技,相关公司宣称你只需提供照片,他们就可以通过量子技术为你远程接骨。

只能说,连科幻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量子速读”不靠谱,那么其他形式的速读靠谱么?

“速读速记”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在捕舆者小时候,就参加过类似的打着“一分钟读一万字”招牌的速读培训班,不过,在当时,还没引入量子波动这么邪乎的概念。

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捕舆者当时在培训班“毕业考”上的成绩是5秒钟读完了一篇总计2500字的文章,折算下来1分钟3万字,远超过培训既定目标。

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成绩水分很大。所有人在最终考试里发到手上的文章都是在之前随堂练习时读过的文章,小盆友们翻了两页后猛然发现这文章之前读过,于是便争先恐后地举手示意老师。捕舆者还依稀记得前桌由于太过兴奋导致翻书时用力过猛而把书撕成了两半,当时课堂上蓬勃的竞技氛围可见一斑。

彼时,小伙伴之间的阅读速度仅仅体现在了翻书速度上。

话说回来,如果你真只想达到“速读”的程度,那很好实现,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能够一目十行的能力,只不过读完后能不能记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实,真正制约我们阅读速度的并非眼动速度,而是语言的理解能力。阅读过程是一个通过内部语言将内容传到听觉中枢进行加工理解的过程,这样视觉速度就受到了语言速度的限制。而语言速度又必须仰赖阅读者的知识背景,认知经验以及受到动机、期望、情绪、态度的交织约束。实验表明,阅读的速度和理解往往不能兼得。在阅读速度提高一倍的情况下,一般会影响对文意的理解。

研究者在多语种实验中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一眼能看到的英文字符数和中文字符数是不一样的,但经过大脑的处理,英文和中文的阅读速度基本一致,都相当于每分钟380个英文单词。也就是说,正常人类大脑的阅读速度,是存在极限的。

另外,我们在日常阅读过程中经常会出现的“回读”现象,其实是对阅读有益的行为,这是大脑在提醒你刚才那部分没看懂,需要返回去再看看。

而速读培训机构只是一味强调强化眼动速度与减少回读现象,这显然与正常的阅读逻辑背道而驰。
image

速读训练中训练眼动速读的教材。

更加致命的是,这些培训机构宣传的教学成果着实令人怀疑。

读完西游记,如果机构学员复述一下书的内容,他能够复述的程度也仅限于“一个和尚牵着猴、猪、河童一起上西天的故事”。

也就是说,你看他们在那翻书翻那么欢实,其实也就读了个导读。

就这么个从里到外没有一丁点可信度的邪教学说,却引得无数家长前赴后继地上当,也难怪网友们会嘲讽这些家长在给自己交智商税了。

但如果你能够设身处地思考,便可能大致理解这些家长——他们交的不是智商税,而是焦虑税。就好像美国速读培训始作俑者艾芙琳·伍德的一个著名的比喻所提及的那样:“你愿意一粒一粒地吃一餐米饭,还是好好地吃一勺?”面对世界上可能存在的捷径,哪怕它有一丢丢的合理性,家长们都不愿因此错过而让自己的孩子落在起跑线上。毕竟人家还在都量子了,我家孩子还停留在分子水平,那还得了。

只不过,这一次这个“量子波动阅读”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仅因它连那一丢丢的合理性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