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再次裁员350

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今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对员工说,Uber刚刚裁员了组织内各个团队的350名员工,这标志着该公司所说的是今年初开始的裁员的第三阶段也是最后阶段。由TechCrunch获得(下面是完整的电子邮件)。受影响的人员包括来自Eats,绩效营销,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招聘的员工,以及全球游乐设施和平台部门的各个团队。还要求一些员工搬迁。

是不是最后一次不好说

今天周一,uber员工上班之后,发现公司再次裁员350人! 超过70%裁员名额在美国和加拿大。

这次被裁的部门范围扩大,比如在上一波裁员中“免疫”的ATG(Uber无人车)首次裁员。此外,Eats、Marketing、Global Rides and Platform,甚至recruiting等多个部门,都有裁员名额。

Uber上市之后,曾经两次裁员:

7月底,Marketing部门1200人被裁掉400人。

9月11,Engineering和Product(我们俗称为做软件的),砍掉435人,其中产品组170人,工程师265人。公司当时暗示,裁员还可能发生。

事隔一月,今天再度人头滚落,又是血腥的一天。

好在这次CEO说是final round,既然话这么说了,相信Uber裁员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点评:

Uber连续三次裁员,给我们展示了一家公司上市后之后,不盈利的商业模式面临的压力有多大。

2019年很多独角兽陆续上市,但是今年并没有出现以往 IPO上市 -> 员工上市 -> 湾区房价大涨 -> 更多VC投资startup -> 更多人从大公司跳进startup的圈子。

相反,IPO上市,股价大跌,意味着除了很早期的少数员工,大多数员工可能从股票里拿不到多少钱,有些人还会面临复杂的税务问题。随之,湾区的房价也下跌了。

相信很多同学听说过Theranos纯靠造假融资的丑闻,也知道Uber2016年各种丑闻以至于当时的CEO下台,最近Wework的倒塌被新闻媒体认为是第三件戳穿Silicon Valley虎皮的事件 - Wework据说也要lay off 500 tech workers,如果无法再次融资,明年可能破产了;而其他不盈利的公司,比如送外卖的postmate,担心上市之后股价暴跌,近期都不敢上市了。

Uber、Slack、Wework、Doordash等烧钱买增长的公司,大笔投资都来自软银的Vision Fund(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一家公司的盈利模式,可以是2B(to business)、2C(to consumer),我们嘲讽一些不赚钱纯粹哄投资人的公司叫 2VC,软银手笔之大,以至于有了 2软银 的说法。

2019年5月,孙正义首次披露Vision Fund升值 45%,但大多数是paper gain(彼时未上市的Uber和没倒掉的Wework都在里面)。

现在来看,他的Vision Fund回报不会好看了, 随着孙正义被拖下神坛,“to软银”的商业模式以后还有没有要打个问号了。 而如果没了软银接盘,又无法上市,相信又会死掉一些公司

无论中美,startup融资困难,有能力大幅扩张的公司很少。

没有公司大幅招人,自然就业市场会紧缩。 紧缩时最经常发生的情况:减少对entry level的需求。

New Grad招来之后需要培训,没法立刻上手,所以尽量不招。今年谷歌8月底开始接受new grad简历,过了一个月,系统提示10月4号停止接受简历。

不仅是new grad,近期从多家公司听说,工作经验少于两年的不予考虑。 也有亚麻1年多工作经验的同学,投简历到处被拒。

就业形势如何,这里一个热帖:《在职跳槽请入:Google Uber Airbnb等大公司headcount情况》,就提到了”很多公司不考虑2年以下经验“的情况:

目前一年多经验在职跳槽,各大公司都聊了一下,发现如下几个公司headcount情况非常尴尬,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Google: recruiter跟我说目前bay area没有experienced L3的headcount

Uber: 内推后先是收到拒信,但是recruiter约了电话聊天。电话里说我背景很好想要move forward,但是目前没有我这种junior的headcount,他先问我一些问题录入系统,等之后有headcount了会有人联系

airbnb:recruiter说目前不招2年经验以下

似乎今年许多大厂的headcount情况不太乐观,尤其是针对2年以下的experienced hire。

提示:

1. Entry Level还是得押注亚麻粑粑

2019年暑假前上岸的很多同学,还是依靠了亚麻旺盛的招聘需求,甚至过去两年里冷悄悄的Pinterest也出手救了一些new grad。

尽管押注一家公司意味着”豪赌“,但目前看来,别无选择。其他知名大公司,还没投简历进去的New Grad,很可能已经错过了这个招聘节了。

2. 多关注小公司,包括startup

前面说了,Startup可能融资困难。那为什么还招人?

以上说的是整体情况。无论经济形势怎么样,总会有小公司在孕育成长的。只是最近两年的startup,生活的比较艰难。

3. Senior Engineer求职不受影响

有个三五年工作经验,尤其是5年以上的,受影响不大。尤其是不太挑公司的话,要保底拿个offer没多大影响。

总的来说: 别挑,别捡,公司给办H1B就ok。

有了至少工作两年之后再看形势。

但是不要忘记,公司将对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求职者的更加挑剔。

自从Uber三个月前裁员了400个marketing的人和上个月全公司范围裁员435个人以来,公司又第三次裁员了350人。值得注意的是,Uber的自动车部门第一次也被裁员了。

CEO Dara Khosrowshahi在给员工的信里表示,这次裁员影响到了包括Eats, performance marketing,Advanced Tdchnologies Group和recruiting,以及global rides和platform。一些员工被要求relocate。

Uber CEO说他不希望以后还有这样的日子了。他和管理层也会努力做到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但是CEO又说我们需要干掉冗余重复的工作,需要对绩效考核保持高标准严要求等等。这两段话其实是互相矛盾的。但是我理解是,可能今年不会有第四次裁员了。但是过了今年,鬼知道是不是还要继续裁员呢?

一个上市没多久的公司,一开始就裁员裁员再裁员。我不知道对士气的影响会有多大。但是毫无疑问,共享经济这一波下来,Uber的表现不能让投资人满意。所以Uber现在只能够通过不断裁员来取悦华尔街了。

有一个问题是,到底是Uber一家不行,还是说Uber以外的其他家公司也不行呢?从今年上市的情况来看,WeWork就压根儿没有上市成功。Lyft和Uber都很难看。Pinterest倒是勉强撑住了。大头戏应该是明年的AirBnb。

AirBnb和Uber的一个不同在于:Uber还在烧钱,但是AirBnb却早已经盈利了。所以有可能AirBnb的表现会比Uber好一些。但是无论如何,那些上市前刚加入,股票还没拿多久就被裁员掉的员工们,日子肯定是很不好过了。

下面是Uber CEO写给员工的信的原文,我从TechCrunch上转过来的。

Team Uber,

As you know, over the past few months, our leaders have looked carefully at their teams to ensure our organizations are structured for success for the next few years. This has resulted in difficult but necessary changes to ensure we have the right people in the right roles in the right locations, and that we’re always holding ourselves accountable to top performance.

Today is the last wave of a process we began months ago with our Marketing team, and more recently, with our Product and Engineering teams. This time, ATG, Eats, Global Rides and Platform (Rides Ops, CommOps, Safety & Insurance, U4B, and Product Ops), Performance Marketing, and Recruiting have made changes. As part of this exercise, some of our employees are being asked to relocate, and around 350 will be leaving the company.

Days like today are tough for us all, and the ELT and I will do everything we can to make certain that we won’t need or have another day like this ahead of us. We all have to play a part by establishing a new normal in how we work: identifying and eliminating duplicate work, upholding high standards for performance, giving direct feedback and taking action when expectations aren’t being met, and eliminating the bureaucracy that tends to creep as companies grow.

We have proven ourselves to be not only one of the most ambitious and innovative companies in the world, but also one of the most resilient. We’ve always pushed through tough times and come out the other side a better and stronger company—that will continue to be true tomorrow, and every day after.

As always, we’ll be at the All Hands tomorrow and will dedicate most of the time to answer your questions. Add yours to the slido here.

Eyes forward—back to building.

Dara

同意

Uber 又双叒叕开始裁员了。今天,Uber 宣布裁掉了 350 名员工,波及外卖、自动驾驶等部门。上市仅 5 个月,该公司已密集启动了三轮大规模裁员并累计裁掉近 1200 人,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受到了影响。与此同时,受利润微薄、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影响,投资人正在避开那些无利可图的独角兽。截至目前,Uber 股价已较发行时跌去 35%,网约车的盈利前景还有想象力吗?

上市不足半年,已裁员三次

10 月 15 日, TechCrunch 报道称,Uber 首席执行官 Dara Khosrowshahi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全员宣布,公司刚刚裁去了 350 名员工,涉及 Uber Eats(Uber 外卖服务)、自动驾驶、绩效营销部门、招聘部门、先进技术小组和安全部门,以及其多个全球游乐设施和平台部门。

被裁员工中有 70%以上来自美国和加拿大,其余人则相对均匀地分布在亚太地区、拉丁美洲和 EMEA 地区(欧洲、中东和非洲)。今天早上,Uber 通知了所有受到影响的人。

Uber 发言人表示,本次裁员总数约占公司总人数的 1%。Uber 报告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公司员工总人数为 26799 名。但此后 Uber 一直没有透露员工人数。值得一提的是, 这是自今年 4 月获得软银、丰田在内的财团约 10 亿美元投资后,Uber 自动驾驶部门的首次裁员。

上市不足半年,该公司已经密集启动了三轮大规模裁员行动。

AI 前线曾报道,今年 7 月 30 日,Uber 展开首轮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裁掉了营销团队的 400 多人,分布在全球 75 个办事处,占到了总数约 1200 人的营销团队的 1/3。

今年 9 月 11 日,Uber 第二轮裁员人数又创新高,共裁掉 435 人,解雇了产品和工程团队中的 435 名员工,约占这两个团队员工总数的 8%,其中产品团队裁员 170 人,工程团队裁掉 265 人。

截至目前,三次裁员已累计裁掉近 1200 人,Uber 几乎所有的业务线部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

Dara 称这是自本年初开始的裁员第三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吗?随着市场和运营环境的变化,公司的组织架构和战略必然要适时做调整,尤其是在 Uber 的亏损和盈利难题没有缓解之前,谈“最后一次”还早了点。

投资人开始避开亏损的独角兽

资本市场对 Uber 裁员反应良好,消息传出后,周一下午,Uber 股价上涨了 4% 左右。Uber 在努力争取重新赢得投资人的信任。

不过,自今年 5 月份流血上市以来,Uber 已经较发行价跌去约 30%。2019 年第一季度,Uber 亏损 10 亿美元,第二季度更是创造了亏损记录,亏损高达 50 亿美元,这严重挫伤了投资人的信心。

10 月 2 日盘中交易,Uber 股价跌至 28.65 美元,创上市以来的历史新低。网约车业务烧钱太甚,投资者对 Uber 的盈利能力异常担忧。股价同样创新低的还有 Uber 的“难兄难弟” Lyft,10 月 3 日, Lyft 股价跌至 38.68 美元低点,自今年 4 月上市以来, Lyft 股价已经下跌超过 45%,公司第二季度亏损约 6.4 亿美元。

Uber 和 Lyft 这两大网约车寡头在资本市场遭遇的尴尬表明,投资人正在避开那些无利可图的独角兽,即便他们光环加身、备受瞩目。

今年的资本市场对独角兽似乎不太友善。据统计,在 2019 年上市的所有公司中,几乎有一半的交易价格低于发行价,Uber 和 Lyft 这对明星独角兽折戟更令人失望。此外,还有一些独角兽公司因为一直无法盈利而上市失败,最近共享办公巨头 WeWork 的 IPO 计划按下了暂停键。利润微薄、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是投资者选择逃离的主要原因。

何时挺过艰难时日?

“今天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艰难的日子,我将竭尽所能,以确保我们不再需要也不再会有这样的日子”,在邮件中,Dara Khosrowshahi 表示,“我们都必须在工作方式上建立一种新常态,以发挥自己的作用:识别和消除重复的工作,坚持高标准的绩效考核,在预期没有达到时给予直接反馈并采取行动,消除随着公司发展而滋生的官僚作风。”

和上次一样,本轮裁员仍旧是对组织架构和优化的继续,Uber 高管们对他们各自的团队进行了仔细检查,以确保在适当的岗位都有适合的人员各司其职,最终目标是对最高绩效负责,Uber 希望调整后的组织机构能确保其在未来几年取得成功。

何时才能挺过最艰难的日子?这和 Uber 的盈利时间表强挂钩。曾在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Dara Khosrowshahi 在回答分析师问题时谈到,要实现真正盈利,Uber 必须扩大边界,“Uber 不能只是送外卖,不能只是乘车分享。它必须成为 A-to-Z 的交通工具,成为所有人的默认选项。”

2019 年是 Uber 投入的峰值年,上市后为尽快缓解亏损、实现盈利、以及在国内外激烈的竞争中保持领先优势,巨额投入和战略性亏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Khosrowshahi 认为,到 2020 或 2021 年,Uber 的亏损将显著下降。

在接下来的 11 月,Uber 将公布第三季度财报,也将迎来上市 6 个月后的股票解禁期,在这之前,Uber 可谓“压力山大”。

参考链接:

CNET报道,美国网约车公司Uber开启第三轮裁员,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称,将裁撤多个团队中的350名员工,除了全球乘务部门、绩效营销部门、招聘部门以外,还涉及ATG部门(先进技术部门)和Uber Eats外卖部门。

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也是ATG部门的方向之一,是Uber未来业务的增长点,此次裁员是部门分拆以后的首次裁员。据Uber方面的说法,ATG在今年4月份曾经进行过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为72.5亿美元。Uber Eats外卖收入现在是Uber所有收入中增速最快的,以Q2为例,收入5.95亿美元,尽管只占总营收的18.8%,但同比增长了72%。

此次波及ATG和Uber Eats部门,表明Uber正处于一个艰难的调整期。今年5月份上市后,Uber便经历了股价暴跌、季度损失破纪录的寒冬,数名高管也用脚投票,在Uber上市后不久便选择出走。

为了精简人员结构、控制支出成本,Uber在分别在今年8月份和9月份分别进行裁员,裁撤了400名的营销部门人员和435人的工厂和产品团队成员。三轮的裁减,Uber员工人数减少了1185人,约占此前总人数(22263)的5%。

TechCrunch报道称,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今天的日子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艰难的时刻”,“我将竭尽所能,确保我们没有像这样的一天。”

另外一件令Uber焦心的事情是关于司机是正式员工还是独立承包商的争议。

近一季度以来,平台上的驾驶员发起了几次全球罢驶,核心诉求是收入过低、平台过高的收费以及Uber肆意更改规则。今年7月份,美国加州考虑通过《议会法案第5号》 (Assembly Bill 5),支持将网约车司机归类为公司雇员而非目前的独立承包商。

这意味着Uber现在为司机补贴的巨额支出还会持续扩大——Uber需要为司机提供最低工资标准以及相应的福利待遇,而司机也有权组织工会。

Uber不得不为此做抗争,Uber发言人多次表示,即使2020年法案通过,也不会承认司机的正式员工地位。目前,Uber已与Lyft一起向2020年的投票计划投入了3000万美元,并表示愿意为该竞选计划投入更多的资金。

这个冬天,不止是Uber,就连老东家软银日子都不好过。正如达拉·科斯罗萨西在内部信中所说,Uber接下来要做的,只能“目视前方,埋头苦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