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n号房事件”中,我老公个人信息被公开。但这也许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原文来自


“湾区n号房事件”最近被很多人所关注。对于女性的权益保障,我们向来力挺并保持关注。这次正在做“湾区n号房事件”的相关信息整理的时候,小苗找到我们诉说了这个事件的部分涉及人群的另一种可能性——由于telegram可以被陌生人加群的特殊性,有些被曝光个人信息的群员是完全未知这个群的存在的,也从未浏览过群内内容,却因为是群成员而被公开了信息。

为让更多人了解此事件更全面的真相,也想让更多人关注到个人信息的安全,我们决定把她的故事发出来,而事件中部分涉及人群的另一种可能性也浮出水面。

文|小苗

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是晚上11点。从早上10点多知道“湾区n号房事件”里有老公的名字,看到他的linkedIn的照片,个人信息呈几何级别被公开并被散播到各大论坛,自媒体公众号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13个小时。

我终于可以以较为平复的心情去说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若文中用词欠妥,还望担待。

湾区n号房事件

“湾区n号房事件”是在一个叫做“湾区友好群”近500人的大群里,有人在群内公开分享讨论淫秽信息,女性私密照片,交换讨论女性性资源,性质恶劣。而在这个群将近500人的群成员中,很多人的名字都可以直接在linkedln或者facebook上找到,有不少的大厂员工。

这个事件的爆料本为关注女性权益,呼吁更多女性保护自己和自己的信息,不要被坏人们放在网络上传播

但因为大部分群成员身上都有“湾区”“大厂”“精英”等标签,又因为在这样淫秽不堪的群里,这个群的群成员们迅速收获了巨大的关注,不少论坛上直接放上了群成员的姓名,甚至linkedln截图,照片,公司,学校学历赫然在目。

原始的群成员名单一共有400多人共12页,但是论坛上有人把那些容易找到不重名的(往往用真名拼音的那些人) 一些科技公司职员的名单重点列了出来。

我老公的名字就这么赫然出现在第一个

我在之后某些地方就称他为Mao吧,实在不忍心用他的全名,每写一次都难受。这篇文章我也不会放含有他个人信息的照片和图片,只会文字描述。

我看到老公一直坐在屏幕面前。

电脑。

手机。

他一直在打字,满脸通红,眉头紧皱。

我知道,默默的他,正在呐喊。

人在家中坐 锅从天边来

早上10点,老公和我说一起出门吃个brunch就去参加Stop Asian Hate的游行。

这时候他接到了他美东朋友的电话:

你的名字怎么在湾区n号房的名单上?

还被专门择出来了?

老公很蒙,去看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的linkedIn的截图贴在网站上。自己的照片赫然在目,学校,公司……

而贴出他个人信息的人还对Mao的长相,学校等进行了抨击

为什么会有他的信息?

在迅速了解了“湾区n号房”始末,尤其在知道那个群名是“湾区友好群”以后,老公一脸懵:我微信没有这个群啊……

后来再仔细看爆料帖里提到tg,老公想起之前微信说要被封的时候下的telegram,于是他登陆了telegram,发现自己确实在这个“湾区友好群”里。

下图是今天上午他打开telegram的时候的截图:

能看到他从未打开过这个湾区友好群有2k的未读信息 。他不知道或者说不记得这个群的存在,很久不用telegram了,也不知道如何进入这个群的。(后来知道telegram是可以陌生人拉群 的,要特别设置才不会被陌生人拉进群里)

经过商量,老公决定不退出也不打开这个群,保留这个作为他从未看过此群的证据 (也已视频留证据)。但这个群在今天(3月21日)晚上消失了(具体是解散还是被踢出未知)。

一个提醒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遇到!

事情并不复杂:很久没用telegram但是Mao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出事的群中,他自己对此群的存在是完全未知的,却因此被人爆了个人信息。

这点很想提醒一下大家,以后的网络越来越复杂,自己的社交软件一定要清楚有哪些账号,有哪些群 ,不然这样类似的事情还会再发生!

有Telegram账号的一定要设置成拒绝被陌生人拉群 ,下面是方法:

这个提醒关乎我们每个人的信息安全。万望大家重视起来!

那些陌生的群别留着,记得退掉,因为在自己不关注的状态下,群里发生什么很有可能会让自己成为无辜的牵扯者

现在个人信息那么容易被获取,一旦被发在网上就会像我们现在这样,承受莫名而来的压力,还要花很多时间去和很多人解释去澄清。但是网络的几何式增长是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所无法匹及的。

希望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压力,你们都不会遇到。

能够安静好好过日子的每一天,都很珍贵。

几个问题

  1. "湾区n号房”事件真正聊天真正对女性有危害的那些人 ,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吗?

  2. 未经证实没有聊天记录****或任何其他对女性有危害行为或言论的证据 ,就曝光他人信息的行为,合适吗?

  3. 若曝光只是因为名字是中文真名拼音,好查易定位不重名,湾区华人圈这么小,头顶个不易重名的真名去聊这么伤害他人又不爱惜自己羽毛的事情 ,有多少人会这样去做呢?

网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前以为网暴离自己很遥远。

今日感受之后,说说我所见所想吧。

Mao是个道德感极强的人。我常说他这样让自己活得太累,有时候放松一些,不用在意那么多为好。

所以今天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对他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一天。

他是最早个人信息,照片,linkedIn截图被发在网上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后来事件发酵,他的照片和信息到处都是,名单里他也总是排在第一个。他的个人信息也紧紧和“渣男”“败类”“人渣”这些词联系在一起。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负面的词汇。

我看到他一整天就坐在屏幕前打字 ,手机和电脑轮换着来。他在用文字呐喊 ,一直带着自己的真名努力去发声:他也是受害者,因为这个事件被无辜爆出个人信息的受害者

早饭,午饭他都没有吃。

他说他完全吃不下,总感觉想吐。

我知道这是他身体的应激反应 。他向来尊重女性,充满正义,在网络上也经常为女性权益发声,而这次他的名字却和侮辱女性的事件联系在了一起,他的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网上有不负责任的键盘侠,但是好人也不少。

有人在linkedIn上找到他询问这件事的情况。Mao给他解释了,于是在这个人帮助下做了比较有效率的澄清。

因为是纯素人,就想安静平淡过日子。最开始我和Mao的打算是这事能过就过了,小范围澄清就好。却没想到整件事情在下午开始愈演愈烈

Mao的个人信息被很多论坛转发 了,也有公众号在文章中贴了他的名字。看着满天飞的信息,他在屏幕前不停地打字。

我看着他那个样子很心疼:“你停会儿,从那些信息里面出来吧,你这样的状态太久会伤着身子。”

他没动。

“既然网暴发生了,信息莫名被爆了,咱们该试着去接受。让自己舒服一些。毕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有义务放过你,只有你自己能放过你自己 。”

他抬抬眼皮看看我,伸出手抱了抱我。

“我这辈子一直努力在做个好人,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听着很心疼。

一个道德感极强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很难解开的难题。

作为妻子,

我无条件信任他

作为妻子,对于他发生这件事,我根本不需要他任何证据,甚至都不需要他说任何一句话解释,我就知道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在我们家,他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他会问我:“就一个三八节你不觉得少吗?你作为女性就该每天都过节啊。”

他也是这么做的,家里每天的早饭都是他做,就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中饭晚饭看我心情,如果我不想做,他会立刻顶上毫无怨言。

他带闺女去hiking,去camping,去参加各类运动。当时我怀孕,他知道我们会有一个闺女以后,高兴得像个什么一样:“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我闺女,也会教她保护自己。我希望她是一个坚强,勇敢,独立的孩子 。”

现在我们的孩子6岁,乐观向上而美好。她是个幸福的孩子,她的爸爸给了她很多爱

有次闺女在学校有个小活动,她很希望爸爸参加。不巧老公那天有个会议和活动时间重合。老公和闺女道歉说可能没法参加她的活动。闺女很难受。

活动快开始前我收到了老公的短信:“我会来,请好假了。”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改变主意,他说:“以后等我老了想起这一天,我可能会无法想起今天开会的内容,但如果我参加了女儿的活动,我一定会记得她这一天的笑脸。

幸运的是

我们的朋友都在支持我们

后期因为事件发酵得比较厉害,有些朋友打电话来安慰我们,有些朋友直接在网上为我们发声。

熟悉我们的朋友没有人来问这事是不是真的,都是直接安慰我们并且选择了相信他。

这让我很感动,为了给身边朋友们一个交代,我在朋友圈发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朋友们的慰问和安慰像雪片一样飞来。

每一片都那样美好。

有的时候,一句话能救人于无助的泥潭。我很感谢这些毫不吝啬自己善意的人们 ,因为你们的善意,让我们有了去抵抗不知情的污言秽语的勇气。

最后有朋友在知道这件事以后立刻从家里带着孩子们来我们家陪我们

这种陪伴对我们家的当时是拯救性 的。朋友不仅送来了安慰,还拎着美食到来。老公吃上了这一整天的第一口饭 ,而和朋友的聊天,也让他有了从网络中那些不信任的话语中脱离出来 的机会。

他有机会再重新看看自己的生活。

安静而美好。

这时才发现

那些能安静过自己日子的每一天

都是那样珍贵。

希望你们不会像我们一样

承受本不该有的巨大压力

“湾区n号房事件”需要有人为女性发声,这种社会支持的力量对她们来说就更加重要。

事件本身需要被关注,即使被误伤,我们依旧佩服那些勇于为女性发声的人们,好心而充满正义。

只是希望以后在曝光他人个人信息的时候,能够更理智分析一下

勿伤无辜 。在此谢过。

谢谢那些曾帮助我们发声 的人们

谢谢那些不吝善意安慰我们 的人们

谢谢那些还在他身边选择相信他 的朋友

网暴让我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却也收获了很多的

就像在Stop Asian Hate游行中,我闺女最喜欢的口号一样。

Hate is a virus.

Love is the answer.

写在后面

感谢硅谷丁丁提供一个我可以发声的平台。

现在女性权益被更多人关注,我感到很欣喜。女性在逐渐受到尊重,和所有为女性发声的人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女性自我意识的苏醒,让更多女性会保护自己。

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女性的勇敢,除了为自己发声,也是在身份转换成为人妻人母后,勇敢站出来为自己的家庭,自己所在乎所信任的人发声。

我们从不惹事,但事来了也不怕事。

虽然我知道我的澄清我的发声对于这么大的事件来说,能消除对自己老公的影响效果微乎其微。我能看到他的信息在更多平台被放出来,很多不明真相群众依旧在抨击他。

但我依旧希望用我微弱的声音去捍卫自己家人的权益,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去关注到“湾区n号房”事件本身,怎样让更多女生不受伤害,怎样去让危害女性的坏人受到严惩,怎样更好保障女性权益上 。而不是成为挖出未经证实的人的个人信息的网络狂欢。

造谣或者爆出他人信息,也许只需要一个人几分钟的时间。在网络上说一句伤害人的话也许都不需要付出自己的任何情绪,可是被造谣的人是需要很多时间去消化,承受,甚至跟随一辈子的事情

换位思考一下吧,我们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对吗?

望君网络发言三思而行。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听我叨叨这么久。

以下转自


湾区N号房 | 受害者行动TIPS以及如何帮助她们

本文分为三个部分:

  • 如果我是类似案件的受害者
  • 如果我是想要帮助她们的旁观者
  • 相关资源

请大家热心转发本文,让更多受害者看到。我们会持续关注这个事件和相关网络性暴力事件。

如果有法律从业者愿意提供专业意见和帮助不胜感激。

恳请各位如果有靠谱律师推荐或者自荐请留下联系方式。

也可以给我们发邮件:

womenoverseas.taxiang@gmail.com

以下信息来源于美国主流媒体文章、其他姐妹热心分享和法律工作者的建议。

这类型的事件和其他常见的sex crime相比出现频率比较低,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该用什么关键词google。

相关关键词

  • nonconsensual disclosure of sexually explicit images and video
  • revenge porn
  • intimate images

如果我是受害者,

我需要知道什么?

  1. 未经授权传播和公开她人的explicit image在大多数州都是crime!或者用explicit image进行威胁勒索也是crime!无论拍摄时你是否同意!

用私人照片威胁或者骚扰当事人都是crime.

See Cal. Penal Code § 653.2 (California Code, Penal Code - PEN § 653.2 | FindLaw).

未经当事人传播私人照片,如果给当事人带来了serious emotional distress,也构成crime.

See Cal. Penal Code § 647(j)(4) (Law section)

Crime的意思是prosecutor可以去prosecute,成功的话会留下犯罪记录。就算行为不构成crime, victim仍然可以在civil court 起诉对方要求赔偿。

  1. 如果与加害者身处不同州,在你和对方身处的任一州提诉都是可行的,在对方所在州提诉更便于逮捕。

  2. 受害者本人打定主意之后请立即报警,并且随时保留证据!有条件的用另一个设备录屏对方的威胁消息或者传播行为,会比截图更有效。不要公开发帖,避免被对方律师找到,将来作为在法庭上攻击受害者的证据。

越早寻求法律帮助,越能及时得到专业指导,避免受到持续伤害。大多数证据确凿的都能告成。一旦立案或者找到律师代理,司法部门或者律师会帮助你取证。所以请尽早寻求法律帮助。你跟律师讲的话是confidential,你有privilege,为了保护自己你也尽量不要把和律师的沟通透露给其他人。

  1. 请尽量寻找常做此类案件的靠谱律师,避免花费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却不能伸张正义。(这方面暂时没有信息,欢迎大家提供)

  2. 纽约法庭曾判rapper 50 cent赔偿超过$5million给一个女性受害者,因为他在2009年未经允许将她的sex tape传到网上。

(关键词:50 Cent: Lawsuits are killing me)

  1. 你有权要求各个主流社交媒体移除未经你授权的 intimate images。

这个NGO是做Cyber Civil Rights方面维权的:

https://www.cybercivilrights.org/

更具体的关于online-removal的信息:

(这里面没提telegram)

Safe Horzion是一个比较大的做domestic violence和sexual abuse相关的NGO:

Other Ways to Address NCP:

If you have been a victim of nonconsensual pornography posted on social media, you may want to report the NCP to the social media companies in question. The Cyber Civil Rights Initiative, a non-profit devoted to helping victims of NCP, has published an online guide to steps victims can take to address NCP.

And, in California, a victim of nonconsensual pornography can sue the person who distributed the private image without the victim’s consent. (Cal. Civ. Code § 1808.85.) A victim who wins such a lawsuit can obtain a court order that the image is removed, monetary damages, and an award of his or her attorney’s fees.

我们鼓励受害者寻求法律帮助,一旦申请到限制令等,对方将不能再对你进行威胁!!

如果涉及未成年人,不要犹豫立刻报警!!!

所有姐妹都将在你身后支持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口寻求帮助!!

如果不愿意站出来也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需要为此负责的是那些人渣而不是你!!

如果知道身边有朋友是受害者,请不要push她站出来给她造成心理压力,请提供陪伴和支持!!

如果我是旁观者,

我能做什么?

  1. 如果你确定有男性同事参与了此次事件想要在公司内寻求帮助,但你不知道具体怎么办,可以和你信任的女性同事或者HR聊一聊,不必先给出名字,只是询问一下:“我听说我们公司有男性员工做了这么一件事,我觉得非常非常糟糕,我应该怎么办?我需要怎么来do the right thing”

我想她们会根据公司情况给你更具体的建议的。

  1. 我们理解有群内男生说,“我在群内但我从来没看过,不知情。”

但是,在撇清关系的同时,请和那些人渣决裂,请提供出群里言论的证据。这件事上,我们不接受你的沉默和旁观。

一次性导出聊天记录方式:

苹果Mac上T-g Lite 客户端有导出选项(Mac的普通T-g不可以),或者网页登陆web点T-g点org,用singlefile chrome extension将网页版的消息保存成一个单一网页。

RESOURCES

1. 网友们整理的求助信息doc,内容很丰富,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1. 有日经新闻在纽约的记者在寻求相关内容素材:“若是有了解情况或是间接认识参与者或受害者的朋友,请私信我”

Marrian Zhou,先关注她就可以私信了。

https://twitter.com/ZhouMarrian

  1. 一些读法律的朋友分享的:

(1) 根据Revenge Porn,下面的资源或许可以帮助到:

https://www.criminaldefenselawyer.com/resources/revenge-porn-laws-california.htm

引用如下

”Distribute or send. The law makes it illegal to distribute, post, email, or otherwise disclose any personally identifying information, including a digital image, of another person without consent; or to send a harassing message.“

(2) 搜索:

653.2 PC – Electronic Cyber Harassment Law in California

(3) 加州政府关于 cyber exploitation的资源:

“Two state laws expressly prohibit cyber exploitation—California Penal Code sections 647(j)(4)(A) and 647(j)(4)(B). In California, it is illegal for any person to intentionally distribute an image of an intimate body part or parts of another identifiable person, or an image of the person depicted engaged in an act of sexual intercourse, sodomy, oral copulation, sexual penetration, or an image of masturbation by the person depicted or in which the person depicted participates, when the persons agree or understand that the image shall remain private.”

(4)也可以试试直接联系加州attorney general

讲一下哪些科技公司的员工involved、受害者有多少人,能请一个加州本地律师是最好的。

(5) NGO可能愿意take you as pro bono clients。

这个链接里提到的in-house的pro bono项目,免费的法律服务。这个直接是个electronic form可以填的:

https://www.cyberrightsproject.com/ContactUs.aspx

本周末我们会临时加一期相关分享会。
一方面是邀请了解相关法律的法律从业者,可以给受害人以及所有的潜在受害人一些指导,在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应该怎么做,怎么找律师;以及我们想要帮忙的话,应该怎么做;也可以包括如果你被邀请到这种群里,你可以做什么。
另一方面是邀请social worker/心理咨询方面的从业者,可以分享我们在这些情况下如何保护自己或者帮助朋友。

愿意参与的分享者请联系我们,也可以推荐你的朋友。

这时候可以恰如其分地喊一句她乡一直以来的口号:

WOMEN SUPPORT WOMEN!

LET’S FIGHT BACK TOGETHER!